重庆农业农村信息网,找准穷根下苦功

精准有效地推进脱贫攻坚工作,重庆在全市范围内确定了18个深度贫困乡镇,啥子发展都谈不上,基建欠账多、贫困人口多、自然条件差、发展能力差,一条即将完工的隧道正横穿大山,隧道所在的城口县沿河乡

巴渝之地,山多水长,村多且孤、路远而难,脱贫路任重道远。2017年8月,重庆在全市范围内确定了18个深度贫困乡镇,并明确目标:精准到人头、统筹到区域,下足“绣花”功夫,集中力量全面破解深度贫困难题。

城里人很难想象山里人对路的渴望。

高标准脱贫 高质量致富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重庆深度发力解深贫

重庆市委、市政府要求,要重点围绕贫困县和深度贫困乡镇,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产业培育发展上、政策落地见效上深度发力,精准有效地推进脱贫攻坚工作。

冬至阳生,秦巴山脉,一条即将完工的隧道正横穿大山。打穿这座山,以往攀山越岭、肩挑背扛的生活,就会成为历史。

《 人民日报 》( 2018年01月18日 01 版)

3年内,18个贫困乡镇都将由重庆市级领导、市级部门“定点包干”,投入专项资金,定制脱贫规划。同时,政府选派78名“第一书记”吃在村、住在村、干在村,把精准扶贫的要求落在实处。

隧道所在的城口县沿河乡,是重庆去年确定的全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

城里人很难想象山里人对路的渴望。

找准穷因破解发展短板

有干部开始不理解:“扶贫投了不少钱,为啥一多半用来修路?”“为啥?因为没路才穷;不修路,啥子发展都谈不上!”沿河乡党委书记吴雪飞认为值。

冬至阳生,秦巴山脉,一条即将完工的隧道正横穿大山。打穿这座山,以往攀山越岭、肩挑背扛的生活,就会成为历史。

穷村要致富,先得找短处。

基建欠账多、贫困人口多、自然条件差、发展能力差,是18根脱贫攻坚“硬骨头”的共性。

隧道所在的城口县沿河乡,是重庆去年确定的全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

城口县地处秦巴山国家连片特困地区,是18个深度贫困乡镇中的“贫中之贫”。对外,不通高速公路、无铁路;对内,道路密度低、等级差、通行水平弱,很多撤并村未实现通畅。在城口县沿河乡北坡村,一条长3.7公里的骡马道是老柏树村民出行的唯一通道。山高路陡,运输不便,物资进不来,农产品出不去,年轻人纷纷外出务工,近900人的村落只剩300余人留守。村里想修路,但难度大、费用高,只得作罢。

每天起早贪黑土里刨食,玉米、红薯、洋芋“三大坨”卖不上几个钱,加上小儿子患上重病,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46岁的汉子马学成背地里没少抹眼泪;

有干部开始不理解:“扶贫投了不少钱,为啥一多半用来修路?”“为啥?因为没路才穷;不修路,啥子发展都谈不上!”沿河乡党委书记吴雪飞认为值。

作为沿河乡党委书记,吴雪飞多年来的心愿就是修通这条路,让高山贫困户搬迁下来。为此,吴雪飞带队多次调研、反复论证,最终下定决心:再难也要修路。不久,一个让吴雪飞兴奋的好消息传来:沿河乡被确定为全市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将有专项资金投入攻坚扶贫。消息刚传到村民耳朵里,专项资金就已到位了,马上,通往老柏树的一条3.14公里长的新路正式开工建设。“路通后,老柏树片区不仅可发展种养殖业,还可以搞生态旅游开发,老百姓增收有望了。”吴雪飞信心满满。

有一手嫁接果树的技术,却没买果苗的资金,坐在土墙边,奉节县平安乡的蒋业安剥着玉米,望着别人家的果林又羡慕又叹气;

基建欠账多、贫困人口多、自然条件差、发展能力差,是18根脱贫攻坚“硬骨头”的共性。

除了交通难,农村存在失能人员也是家庭致贫的重要原因。为破解这一难题,奉节县通过探索集中供养贫困家庭失能人员,释放出因照顾失能人员而被长期“捆绑”的劳动力,为脱贫探索出一条新路。

刚还完盖房的债,丈夫却因一场病离世,看着体衰的父亲、还在读书的孩子,巫溪县红池坝镇的刘吉翠咬牙撑起一个家。

每天起早贪黑土里刨食,玉米、红薯、洋芋“三大坨”卖不上几个钱,加上小儿子患上重病,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46岁的汉子马学成背地里没少抹眼泪;

今年28岁的卢令,家住奉节县竹园镇百步村。多年前,他因患智力障碍及舌头残损,生活上无法自理,也无法与人交流。他的父母只能待在家照顾他,生活拮据。卢令受到政府照顾后,父母赴江苏务工,月收入7000余元,一家经济状况逐渐好转。

马学成、蒋业安和刘吉翠的心酸,在18个深度贫困乡镇里多有发生。怎样才能让这些真正的贫中之贫高质量脱贫?

有一手嫁接果树的技术,却没买果苗的资金,坐在土墙边,奉节县平安乡的蒋业安剥着玉米,望着别人家的果林又羡慕又叹气;

目前,奉节建有吐祥、永乐、草堂集中供养点3个,到今年底,将实现对1100多名识别出来的失能人员集中供养全覆盖,释放更多劳动力,助力脱贫攻坚。

重庆市委明确责任目标:精准到人头、统筹到区域,深度发力,下足“绣花”功夫。

刚还完盖房的债,丈夫却因一场病离世,看着体衰的父亲、还在读书的孩子,巫溪县红池坝镇的刘吉翠咬牙撑起一个家。

摸准民情、找准穷根,不漏一户、不落一人。再次精准识别贫困户,是78名“第一书记”进村后的第一个工作重心。通过逐户调查和大数据比对,重庆精准识别了新致贫返贫对象10.7万人。对贫困人口,重庆实现了动态监测,建立特殊困难“临界对象”档外台账,及时跟进有针对性的帮扶措施。

深度发力,“力”从何来?四大火力集中:深度改善贫困地区生产生活生态条件,深度调整产业结构,深度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深度落实各项扶贫惠民政策。同时,有针对性地实施稳定脱贫、基础设施、产业扶贫、生态保护、人口素质、公共服务、村“两委”提升七大脱贫攻坚行动。

马学成、蒋业安和刘吉翠的心酸,在18个深度贫困乡镇里多有发生。怎样才能让这些真正的贫中之贫高质量脱贫?

政策给力农户有干劲

换上胶鞋,打起背包,200多名市里和区县的干部住进了乡村。18名副厅级干部担任驻乡工作队长,18名市级领导任指挥长。找穷根,定规划,“缺啥补啥”。新的扶贫资金、项目和模式,向这18个最穷乡镇倾斜。

重庆市委明确责任目标:精准到人头、统筹到区域,深度发力,下足“绣花”功夫。

交通不便、无支柱产业、长效增收措施少……重庆深度贫困乡镇的贫困因素多有雷同,规划却各有特色。2017年10月,重庆为18个深度贫困乡镇制定了专项脱贫攻坚规划:有的侧重特色旅游,有的兴建茶业园区,有的发展畜牧养殖……一切从实际出发,从“输血式”向“造血式”转变,形成良性循环,降低返贫率。

补短板、破瓶颈,打通“最后一公里”。在18个乡镇及更广阔的巴渝大地,更多的乡村产业路、旅游路和山水田林路越织越密,水、电、讯、房等基础设施建设也在提速。

深度发力,“力”从何来?四大火力集中:深度改善贫困地区生产生活生态条件,深度调整产业结构,深度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深度落实各项扶贫惠民政策。同时,有针对性地实施稳定脱贫、基础设施、产业扶贫、生态保护、人口素质、公共服务、村“两委”提升七大脱贫攻坚行动。

在项目安排上,坚持“一村一策、一户一法”,逐村逐户完善“村规划”“户办法”,实施清单管理。同时,实施“菜单式”精准帮扶,针对贫困人口主要致贫原因,深化实施产业扶持脱贫、转移就业脱贫、教育资助脱贫、医疗救助脱贫、生态保护脱贫、保障兜底脱贫“六个一批”精准到户到人帮扶措施,注重综合施策,确保扶到点上、扶到根上。

结合环境优势和贫困户意愿,柑橘、榨菜、茶叶等特色农业覆盖所有贫困户。“大力改善基础设施、发展产业,就是为了让贫困地区和贫困户有持续发展能力,健全稳定脱贫的长效机制。”重庆市扶贫办相关负责人介绍。

换上胶鞋,打起背包,200多名市里和区县的干部住进了乡村。18名副厅级干部担任驻乡工作队长,18名市级领导任指挥长。找穷根,定规划,“缺啥补啥”。新的扶贫资金、项目和模式,向这18个最穷乡镇倾斜。

但脱贫不是“等着别人送小康”。好政策有了,还得农户自己有干劲。

帮扶帮到位,贫困户干劲来。马学成家种上了中药材,一亩地产出将增3倍;蒋业安栽下了自家的果林,技术和销售都不用愁;刘吉翠种了5亩茶,也种下脱贫的希望。

补短板、破瓶颈,打通“最后一公里”。在18个乡镇及更广阔的巴渝大地,更多的乡村产业路、旅游路和山水田林路越织越密,水、电、讯、房等基础设施建设也在提速。

在巫溪县中岗乡茶元村,记者见到村民刘吉翠时,很难想象她家中才经历一场“浩劫”。2016年,因丈夫癌症,刘吉翠不仅花光了家中十几万元的积蓄,还欠下了6万元的债务。加上家中正上高中的儿子和两位老人,生活的重担全压在刘吉翠身上。

沿河乡的穿山路眼瞅着今年就通。“好日子就在前头哩!”沿河乡北坡村百十来户村民,浓浓的期盼终于要实现了。

结合环境优势和贫困户意愿,柑橘、榨菜、茶叶等特色农业覆盖所有贫困户。“大力改善基础设施、发展产业,就是为了让贫困地区和贫困户有持续发展能力,健全稳定脱贫的长效机制。”重庆市扶贫办相关负责人介绍。

困难并没有击倒这位坚强的妇人。按照乡里的脱贫规划,茶元村将建设茶叶基地和一个茶叶加工厂。村里为照顾她,特意将其介绍到茶厂务工,与项目配套的修路、基建等也会让她参与打打零工。“以前,我家里除了种点土豆、玉米外,其他几乎没有收入。去年,家里2.5亩茶叶卖了4000多元,在茶厂和项目上打工收入将近1万元。”刘吉翠算完账说:“这点钱虽少,但比以前好多了。今年我还要再种2亩多的茶叶,慢慢干嘛,日子总会越来越好的。”她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

冬至过后的重庆山区,寒意已深。大山深处的贫困村却不像往年一般萧条。

帮扶帮到位,贫困户干劲来。马学成家种上了中药材,一亩地产出将增3倍;蒋业安栽下了自家的果林,技术和销售都不用愁;刘吉翠种了5亩茶,也种下脱贫的希望。

奉节县平安乡咏梧村,记者见到金鑫时,他正背着一筐喂猪的红薯叶往家赶。因为要照顾一家老小,当村里青壮年都外出打工时,金鑫选择了留在家里。由于缺乏资金、技术、门路,除了务农,没有其他任何收入来源,日子过得非常拮据。驻村干部到他家摸底调查后,建议他发展母猪养殖,卖猪仔增加收入,并主动为其联系猪种、技术培训等。在大家的帮助下,金鑫第一批圈养了5头母猪。

2017年秋,数百名来自市区县的干部进驻了重庆市的深度贫困村,村里的“热乎气儿”越来越高:修路引水、栽树育苗,山货卖出去、游客涌进来……新鲜事儿、高兴事儿不断。

沿河乡的穿山路眼瞅着今年就通。“好日子就在前头哩!”沿河乡北坡村百十来户村民,浓浓的期盼终于要实现了。

随着技术的稳定,小猪的产量稳定攀升,收入也逐年递增。“去年小猪卖了3万多元,今年会更多。”金鑫一边算账一边指着屋后说,下一步准备扩大养殖规模,村里帮忙申请办理的5万元低息贷款已经到账,现在正在改建猪圈,计划再多养几头。

脱贫攻坚,农村大、山区广的重庆,任务不轻。

战略部署上“扣扣子”,责任履行上“担担子”,任务落实上“钉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