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市场为何难盈利

专业化统防统治服务组织又该如何走出困境,全国专业化防治组织已发展到8.8万个,专业化统防统治服务组织又该如何走出困境,全国专业化防治组织已发展到8.8万个

本报记者杨娟

5月中旬,正值早稻第一次病虫害防治的关键时期,湖南省岳阳县筻口镇沙南村村民任泽光却没有像往年一样忙碌。“过去自己打药,时间拿不准、药不对路、效果无法保障、施药设备落后,打药还有中毒风险,现在和田园牧歌植保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签订协议,直接做起了‘甩手掌柜’。”任泽光说。

5月中旬,正值早稻第一次病虫害防治的关键时期,湖南省岳阳县筻口镇沙南村村民任泽光却没有像往年一样忙碌。“过去自己打药,时间拿不准、药不对路、效果无法保障、施药设备落后,打药还有中毒风险,现在和田园牧歌植保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签订协议,直接做起了‘甩手掌柜’。”任泽光说。

“专业化统防统治,不仅解放农民的双手,还是农药减量控害,保障农业生产安全、农产品质量安全的关键措施。”全国农技中心药械处处长王凤乐介绍,截至2016年底,全国专业化防治组织已发展到8.8万个,专业化统防统治覆盖面积达到6亿亩以上,2016年水稻、小麦、玉米三大粮食作物统防统治面积近14亿亩次。

“专业化统防统治,不仅解放农民的双手,还是农药减量控害,保障农业生产安全、农产品质量安全的关键措施。”全国农技中心药械处处长王凤乐介绍,截至2016年底,全国专业化防治组织已发展到8.8万个,专业化统防统治覆盖面积达到6亿亩以上,2016年水稻、小麦、玉米三大粮食作物统防统治面积近14亿亩次。

“一方面专业化统防统治发展如火如荼,另一方面服务组织却遭遇盈利难的困惑和瓶颈。”湖南省植保植检站站长杨孚初坦言,以湖南为例,1/3的组织靠自己实现了较好的盈利,能够健康发展;1/3的组织刚好保本,加上政府补贴,略有盈利;1/3的组织,靠政府补贴能勉强生存,如果撇开政府补贴,就难以为继。

“一方面专业化统防统治发展如火如荼,另一方面服务组织却遭遇盈利难的困惑和瓶颈。”湖南省植保植检站站长杨孚初坦言,以湖南为例,1/3的组织靠自己实现了较好的盈利,能够健康发展;1/3的组织刚好保本,加上政府补贴,略有盈利;1/3的组织,靠政府补贴能勉强生存,如果撇开政府补贴,就难以为继。

这样的情况不只发生在湖南。为何会出现市场需求旺盛、而组织难以盈利的矛盾局面?专业化统防统治服务组织又该如何走出困境?

这样的情况不只发生在湖南。为何会出现市场需求旺盛、而组织难以盈利的矛盾局面?专业化统防统治服务组织又该如何走出困境?

困局:市场需求大服务组织盈利难

困局市场需求大服务组织盈利难

5月18日,在湖南省岳阳市召开的2017年全国专业化防治组织管理人员(南方片)培训班上,不少服务组织负责人表示做植保风险与收益难成正比,一着不慎则会满盘皆输。

5月18日,在湖南省岳阳市召开的2017年全国专业化防治组织管理人员培训班上,不少服务组织负责人表示做植保风险与收益难成正比,一着不慎则会满盘皆输。

“相对于耕、种、收等农业生产各个环节,病虫害防治多集中在酷暑难耐的夏季,最辛苦、也最危险。所以,从千家万户的分散防治向专业型服务组织转型,是广大农户的期盼,也是现代农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全国农技中心药械处研究员赵清说,但是,有市场并不意味着服务组织就能盈利丰厚。

“相对于耕、种、收等农业生产各个环节,病虫害防治多集中在酷暑难耐的夏季,最辛苦、也最危险。所以,从千家万户的分散防治向专业型服务组织转型,是广大农户的期盼,也是现代农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全国农技中心药械处研究员赵清说,但是,有市场并不意味着服务组织就能盈利丰厚。

“圈内人干圈内事,尚且战战兢兢,圈外人涉足更可能亏得一塌糊涂。”植保专业出身、毕业后从事了10余年植保行业的湖南农飞客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新慧感叹。

“圈内人干圈内事,尚且战战兢兢,圈外人涉足更可能亏得一塌糊涂。”植保专业出身、毕业后从事了10余年植保行业的湖南农飞客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新慧感叹。

2013年,农飞客以两台单旋翼植保无人机起家,作业面积8690亩,结果小亏了十几万元;2015年,公司无人机数量增至10台,飞防团队尝试跨区作业及多作物作业,服务面积2.76万亩次,结果大亏了几十万元;2016年,调整思路,无人机增加到28台,加大跨区作业及多作物作业力度,并建立县级子公司,作业面积达到15.8万亩。

2013年,农飞客以两台单旋翼植保无人机起家,作业面积8690亩,结果小亏了十几万元;2015年,公司无人机数量增至10台,飞防团队尝试跨区作业及多作物作业,服务面积2.76万亩次,结果大亏了几十万元;2016年,调整思路,无人机增加到28台,加大跨区作业及多作物作业力度,并建立县级子公司,作业面积达到15.8万亩。

“去年,本来满怀信心准备打个翻身仗,谁知在溆浦县杂交水稻制种的防控中,遇到阴雨天气,无法施药,病菌孢子迅速萌发,1000多亩水稻减产30%以上,赔偿农户损失达80万元;而在湘潭、永州等地,则因二化螟抗药性增强,防治效果不佳,至今仍有20万元防治费用收不上来。”徐新慧说。

“去年,本来满怀信心准备打个翻身仗,谁知在溆浦县杂交水稻制种的防控中,遇到阴雨天气,无法施药,病菌孢子迅速萌发,1000多亩水稻减产30%以上,赔偿农户损失达80万元;而在湘潭、永州等地,则因二化螟抗药性增强,防治效果不佳,至今仍有20万元防治费用收不上来。”徐新慧说。

“不可控的风险是造成服务组织盈利难的原因之一。”赵清告诉记者,专业化防治组织是根据往年的平均防治次数与农民签订防治合同,并收取定金的,当遇突发性病虫危害或某种病虫暴发危害需增加防治次数时,开展防治面临亏本,不开展防治将会造成危害损失,而无法收取剩余的防治费。有时,防治适期遇连阴雨而无法开展防治,或是刚防治完就遇降雨,必须进行重喷补治。更有甚者,进行病虫害防控作业时,正值恶劣的高温天气,一旦遭遇意外或重大事故,服务组织将面临着不可抗拒的重大损失。

“不可控的风险是造成服务组织盈利难的原因之一。”赵清告诉记者,专业化防治组织是根据往年的平均防治次数与农民签订防治合同,并收取定金的,当遇突发性病虫危害或某种病虫暴发危害需增加防治次数时,开展防治面临亏本,不开展防治将会造成危害损失,而无法收取剩余的防治费。有时,防治适期遇连阴雨而无法开展防治,或是刚防治完就遇降雨,必须进行重喷补治。更有甚者,进行病虫害防控作业时,正值恶劣的高温天气,一旦遭遇意外或重大事故,服务组织将面临着不可抗拒的重大损失。

瓶颈:机手留不住植保药械跟不上

瓶颈机手留不住植保药械跟不上

自然风险之外,机手难聘也是专业化统防统治服务组织遇到的“老大难”问题。记者采访了解到,由于病虫害防治主要集中在夏季,一年作业时间通常只有20天左右,这意味着防治一结束,机手便无事可做,如果不另谋其他工作,难以养家糊口。而且,还要冒着农药中毒的危险,因此,这样一份“费力不讨好”的职业对机手难以形成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