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创牛业,记钦南区温贵禄养殖竹鼠的脱贫故事

温贵禄父亲患上骨癌,返乡照顾重病父亲,粮食生产专业合作社16家,韦瑞光的合作社为农户代耕、代收水稻面积达2500多亩,杨武林与妻子商量回乡创业,在90年代我们村里还有户人家因牛养得好

思变:小试牛刀养殖竹鼠

广西钦州市2014年全年播种粮食336.4万亩,上半年,钦州市粮食总产量在不利气候条件下,仍然取得增产2.35%的成绩。今年晚造粮食丰收已成定局。预计全年粮食总产115.29万吨。早在2013年,钦州市就以全年粮食总产113.15万吨提前两年完成“钦州十二五规划中规定的110万吨”的目标任务。
近年来,钦州市多措并举,培育粮食生产的多个增长点,并荣获了2013年全区“粮食生产先进市”荣誉称号。这是钦州市撤地设市20年来首次获此殊荣。
如何破解粮食增产的难题?如何实现农业规模化经营、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农业经营效益、促进农民增收?经过多年的实践,钦州市探索出了一条条粮食增产的新路。
规模化经营,增加粮食附加值
土地向来被农民视为“命根子”。近年来,随着土地流转政策的深入宣传,钦州市农民思想发生了的大转弯,纷纷将手里的土地以转包、出租、股份合作等方式流转给他人生产经营。
在钦南区康熙岭镇板平村,康熙农业种养专业合作社通过租赁的方法,从农民手中租了近1000亩地,从水稻育秧、插秧、田间管理、收割、烘干等环节全部实现机械化生产。康熙农业种养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陈斌自豪地介绍:“我们合作社的富硒米试验地块取得了成功,下一步将会扩大种植,努力增加粮食的附加值。”
去年,钦州市浦北县福旺镇绿源农产品产销专业合作社通过土地入股的方式,与农户签订协议,农民拿土地入股,土地由合作社统一经营管理,年底再把利润按照股份分给农户。绿源合作社共流转了土地980亩,全部种植双季水稻,冬种马铃薯450亩,实现年产粮食110多万公斤。该合作社的增产效益辐射周边其他农户,一些没有参与土地入股的农户,主动把家里的田地拿出来交给合作社统一经管。
农田托管,撂荒地有人耕种
在钦州市灵山县,农田托管代耕走俏。今年春耕时节,远在广东肇庆打工的村民韦良宗通过电话与灵山县那隆信诚农机合作社理事长韦瑞光敲定了一笔“生意”。由合作社托管代耕他的两亩多农田。与韦良宗一样,许多外出务工的农民不再千里迢迢赶回家种地,而是电话“遥控”种田。
过去,灵山县有不少的青壮年外出务工,农忙时节返乡忙农活。不仅花费不少的路费奔波劳顿,减少工资收入,有的还可能失去原来的工作。有的地方,不少外出务工的农民顾不上田间作业与管理,粗耕滥种甚至撂荒田地。
韦瑞光与其他几位村民瞄准了这一“商机”,购买了播种机、插秧机、耕整机、收割机等农业机械,专门为在外务工、经商的农民代耕、代种。每年几位主要社员为外出务工农民代耕、代种就能增加一两万元的收入。
韦瑞光高兴地说:“外出打工的农民既能安心在外赚钱,省了春耕往返的车费和工日费,又让其他代耕的农民能赚到一笔收入,真是‘一举两得’。”
2013年,韦瑞光的合作社为农户代耕、代收水稻面积达2500多亩,韦瑞光也因此荣获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授予的“2013年全区种粮大户”称号。
要素合作,让水稻种植一季变两季
走进钦南区年丰水稻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杨燕与大家分享了合作社与农户互利互赢的“秘诀”。
杨燕介绍,合作社出农资、机械等生产要素,农民出土地和劳力,双方合作经营。“农民只需按照合作社的统一安排做好平时的田间管理,水稻收获后全部由合作社负责加工销售,农民不用掏一分钱,除了可以获得合作社200元的管理补助外,还能获得60%的利润作为分红。”
对于只想种一造的农户,如愿意把田提供给合作社种植早稻的,下半年合作社犁耙好田后再交还农户种晚稻,作为补偿。同时,年丰水稻专业合作社与社员签订回收保价合同,实现定向生产,全程技术指导,统一收购加工、统一品牌包装销售。
在钦南区康熙岭镇公路两旁,过去是一年种两造水稻的,近年来因水利年久失修、劳力不足,早稻不种的田达1000多亩。
为此,杨燕走访农户,挨家挨户做工作,按照“土地、劳力入股,按股分红”的办法,最终公路两旁的西围、丝茅坪等村的300多户村民加入合作社。
钦州市农业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今年上半年,钦州市通过农户供地模式季节性流转水田5万亩发展早稻种植。这种方法既稳定了粮食种植面积,减少合作社、大户的租金成本支出,又解决了早造休耕带来的晚造耕作困难问题。
目前,钦州市种粮大户发展到58个,粮食生产专业合作社16家,涉粮农民专业合作社30家,辐射带动农户超过3万户,规模种粮面积达到10万亩。钦州农业部门经常组织农业技术人员对合作社进行跟踪服务、专业培训,让农业科技为农业专业合作社的良好发展保驾护航,已基本形成“专业合作社牵头,专业大户带动,农技人员引导”的良性发展格局。
“有的地方不少农民为追求经济利益,将水稻改种其他经济作物,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钦州市的水稻种植面积不减反增,我认为这对确保我们粮食安全来说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发展势头。此外,我们还在不断引导合作社加强品牌意识,利用钦州自有优势,生产富硒稻,提高粮食附加值。”钦州市农业局局长黄开宏介绍说。

杨武林介绍,合作社的发展模式采取的是“村集体+合作社+农户”,也就是村委参与合作社发展,合作社吸纳农户入股分红来运作。分红模式为“345+127”,345为村集体以圈舍补助入股,农户贷款入股,在三年贴息期内,由合作社承贷承还,农户在不承担任何风险的情况下,合作社首年分红给村集体和农户各3000元,第二年各4000元,第三年各5000元。而127模式为农户领养牛的模式,也就是农户从合作社领养能繁母牛,所产的牛犊销售后的毛收入十分之一为村集体,十分之二为合作社,十分之七为农户。

直到前几年,温贵禄父亲患上骨癌,母亲上了年纪,弟弟还在读书,心急如焚的他马不停蹄地从外地赶回家照顾重病的老父亲。为给父亲治病,他不但花光了自身积蓄,还向亲朋好友借钱。“欠别人的钱,直到2014年才还清,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笑着说。

“我是去年来合作社干活的,每天工作就是打草喂牛,在这里干活固定拿工资,比在外面打工强得多。”正在打草的工人如是说。

“我上网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竹鼠养殖的信息,真的非常偶然。”2012年,温贵禄通过网络得知,竹鼠养殖过程简单,操作方便,而且饲料只需要竹子和草,具有低成本、高收益特点。说做就做,摆脱贫困的坚定信念让他不再犹豫,果断选择了养殖竹鼠。

“我们现在的发展目标就是每年能吸纳进40名社员,到明年争取达到100人。在社员中贫困户要占80%以上。力争用三年的时间,让合作社牛存栏达到300头以上。”对自己的三年牛业大计,杨武林充满了希望。

四川、福建、安徽、湖南……11月5日,温贵禄向记者历数他曾经打工过的省份,“我从2001年开始外出打工,全国很多个省份都待过。”以前,温贵禄是做厨师的,工作辛苦,工资不高,过年过节也不能回家,在外漂泊多年的他已心生厌倦。

走进杨武林的饲养场,只见几只小牛犊在牛圈外悠闲的踱着步,而牛圈里,杨武林14岁的大儿子还没开学正在帮母亲打扫牛圈。在储料大棚里,堆满了头天刚送来的甘蔗饲料,杨武林的妻子与工人正在进行甘蔗粉碎,为牛准备饲料。

在第一阶段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温贵禄萌生了一个更加大胆而成熟的想法——成立一个专业合作社。他希望带动周边群众加入养殖队伍,不断扩大养殖规模,实现规模化养殖。

回乡后,杨武林将14年来在外打工的积蓄80万元全投入养殖场建设中,在父亲的帮助指导下,他养起了牛,一开始他就养了40余头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