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理解良种推广补贴这项新政策,良种补贴

甚至听信少数未中标企业对良种推广补贴政策和补贴品种的反宣传,良种推广补贴仅对部分优势区域内购买中标企业良种的农民进行补贴,作为农业基础的种子行业,种子是农业的基础,种子是农业的基础,良种补贴是一项有利于农业、农民、农村的好政策

良种推广补贴政策是一项全新的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值得思考的问题,有的是良种推广补贴政策本身的,有的是良种推广补贴操作层面的,正确理解这些问题对于进一步实施好良种推广补贴政策十分必要。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关于普惠制和特惠制。良种推广补贴仅对部分优势区域内购买中标企业良种的农民进行补贴,是特惠制而非普惠制。有人主张将良种推广补贴与粮食直补二者合一,一次给农民兑现补贴,简化工作量。究其根本是对政策理解不够,将良种推广补贴简单地理解为对农民的现金补贴,忽视了良种推广补贴的根本目的旨在通过优良品种和良种良法的推广应用来提高粮食生产能力并进而推动产业发展。因为良种推广补贴特惠制的性质,必然会有相当一部分群体不能享受到政策优惠,甚至因政策实施而失去一部分既得利益。如部分不在项目区或在项目区但没有购买招标良种的农民就不能享受补贴;项目区的部分种子企业没有参加政府采购或在投标中落选,丢失了原有的种子市场。这两个群体容易对良种推广补贴政策实施产生不满,前者通过政策宣传比较容易化解,后者矛盾相对比较突出,处理不好,容易在良种推广补贴实施过程中产生负面效应。

编者按:

种子问题调查 政策篇

关于政策目标和农民意愿。良种推广补贴政策旨在发展优势粮食产业,提高优质粮食的生产能力和综合竞争力,但农民对此并没有统一认识,有时会出现少数农民种植意愿与政策目标不一致的现象。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少数农民接受新事物慢。受种植习惯和文化程度等因素制约,少数农民对种植补贴品种心里没底,不愿意接受新品种。二是对低价种子不信任。良种推广补贴以低价供种的形式补贴给农民,在项目实施之初,一些地方农民不了解良种低价是因为包含了财政补贴,甚至听信少数未中标企业对良种推广补贴政策和补贴品种的反宣传,总认为便宜没好货,对补贴品种心存疑虑。三是商品目标与农民自用目标不一致。优势农产品主导产业发展,更多地考虑的是农产品商品品质,而商品品质与农民自用要求有时并不一致,如优质弱筋小麦,一旦不能作为优质商品出售,农民自己食用就是劣质麦。确保政策目标和农民意愿一致的关键就是认真落实项目实施方案申报制,各项目县要在实施前认真调查研究,广泛宣传发动,充分了解农民种植意愿,合理确定补贴品种、补贴区域、补贴规模,同时要加强产销衔接等工作,确保各项工作协调发展。

一粒种子救活一个世界。农业是国家的基础,种子是农业的基础,良种是种业的方向。作为农业基础的种子行业,其从研发、品种审定、制种到良种良法配套推广,经历众多环节。本报记者日前在安徽实地采访发现,种子行业乱象迭出,令人担忧:政策方面,四大补贴之一的良种补贴,一方面越来越偏离良种良法宗旨,另一方面,补贴与规模化生产发生冲突,阻碍了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提高;品种方面,诟病已久的多、烂、杂不但没有缓解,反而愈演愈烈;制种方面,2009年的“日全食”,将制种基地的小而散又一览无余地暴露出来;监管环节,事后监管和快速反应的鉴定机制缺失,直接将种子执法推入两难境地,因种子问题而引发的纠纷一次次重复却得不到根本解决。

什么种子什么苗,什么葫芦什么瓢。农业是整个国家的基础,种子是农业的基础,良种又是种业发展的方向。从初衷看,良种补贴是一项有利于农业、农民、农村的好政策,但怎样才能让政策不偏离目标,发挥更好的效用?

关于品种保护与价格控制。随着人们知识产权意识的增强,获得保护权的品种必然越来越多,由于受保护品种存在一定垄断性,其价格一般会高于普通品种。有人将此归结于良种推广补贴,这实际上是一种误解,因为没有良种推广补贴,申请保护的品种同样会越来越多,相反,如前所述,由于良种推广补贴加快了新品种推广步伐,降低了推广成本,而且在政策落实过程中实行了合理限价制,反而利于控制这些新品种的价格,实现品种拥有者和使用者的双赢。

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2010年将扩大涉农补贴的规模。作为其中之一的良种补贴到底该怎样补,种子行业的发展应遵循何种路径?本报自今日起推出“种子问题系列调查”。

良种:粮食增产的重要抓手

关于异地中标与地方保护。理论上讲,通过企业间相互竞争,异地企业中标应该占有很大比重,但从实践来看,目前仍然以本地企业中标为主。主要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本地企业在本地供种确实具有一定优势。目前县级种子公司大多是原县级国有种子公司改制而来,熟悉当地农业生产,在本地具有较强竞争优势。二是真正在异地供种上具有竞争实力的,一般是大型种业企业,但目前这种大型种业还不多。此外,良种推广补贴要求企业具备供种到户能力,异地中标企业在供种到户上存在一定困难。三是个别地方存在地方保护思想。个别地方在实施区域确定、补贴品种选择等方面,倾向于考虑本地企业特点和能力。随着种业企业改制到位,政企、事企彻底分开,地方保护将会淡化并逐步消失。

■种子问题调查?政策篇

“良种种三年,不选就要变”,安徽民间流传的这句俗语,意在说明农民自行留种的危害。全国目前只有小麦在部分省实行统一供种,如果不供种情况会怎样?

关于良种与良法。良种需要良法配套,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良种潜力。良种推广补贴通过“图、表、册、卡”,特别是通过发放大量的良种良法配套栽培技术资料,举办不同层次的良种良法培训班,实现了最广泛的科技入户。但总体而言,各地仍存在重良种招标和供应,轻供种后良种良法培训指导的现象。导致生产的商品小麦达不到专用小麦的品质要求,优质优价不能兑现,影响了农民积极性。

与种田直补一样,良种补贴一直被誉为最直接的支农补贴政策,但记者在安徽秋种采访中发现,在地方政府的不遗余力落实执行之外,制种企业、种子公司和经销商对补贴方式褒贬不一,而一直被认为是直接受益者的农民,也对其漠然视之。

安徽省农委农业局局长牛运生向记者分析了三种可能:

良种补贴演变为“直补”

一是小麦单产降低。小麦是常规品种,农民可以自行留种,不供种后自留种的农户肯定大幅增加,反复留种超过三年,种性改变,产量降低,这是种业常识,并且家选不如场选,场选不如地选,这一选种法则也只有种子公司、专业设备才能达到。

“按照国家规定,小麦水稻油菜棉花玉米这五大粮油作物现在都有良种补贴。”安徽省农委农业局牛运生局长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但这五大作物的良种补法各有不同。

二是小麦品种混杂严重。农民自留种的结果是品种越来越杂,相当于混合种,不但增产无望,而且品质下降。

直接补贴又称“普惠制”,安徽同全国做法一样,即按照实际种植面积将补贴款直接发放到农户,按种植面积进行登记、核实和公示,工作重点在村和乡镇,各县农业部门进行审核、汇总后,逐级上报到省;省农委核定补贴面积后,由省财政及时将补贴资金逐级下达至乡财政所,通过“一卡通”将补贴资金直接发放到农户。

三是小麦种子的价格将会大幅提高,小麦种业发展将会受到重创。不供种后,小麦种子需求量将会大幅减少,制种企业势必削减成本,减少在育种及研发上的投入,种子公司战略也将不再是现在以量补价策略,而是以价补量,大幅提高种子单价,卖一斤是一斤,小麦种子市场将会出现典型的套利行为。

“这种办法没有与农民购买良种直接挂钩,实质上应该叫种植补贴。”牛运升说。

“从保障粮食安全角度来说,种子是全国粮食主产区增产行动的主要抓手。”牛运生说。

按照农业部文件规定,良种推广补贴从农业生产最重要的良种环节入手,除了减少农民购种成本外,更大的目的是推动优势农产品的区域布局、标准化生产、产业化开发。对农民购种进行补贴,可以发挥招标降价、良种增产增收、优质优价以及满足企业订单生产需要等多项农民增收、企业增效的作用,表现出良好的政策放大效应。其目的是,良种推广补贴不是只停留在补贴上,更加注重良种推广和良种良法配套,从而提高农民素质和种田水平,最终达到农民持续增收。

据他介绍,2009年,安徽将农业部高产创建活动与省政府实施的粮食增产三大行动有机衔接,突出万亩示范片的主体地位,形成示范规模,取得显着成效。全省60个小麦万亩高产创建示范片,示范面积61.8万亩,平均单产589公斤,比示范县平均亩产高175公斤;40个单季稻万亩高产创建示范片,示范面积46.5万亩?平均单产697公斤,比示范县平均亩产高157公斤;5个双季稻万亩示范片早、晚稻总产量达到1061.8公斤/亩?超过目标产量900公斤的18%;30个油菜高产创建万亩示范片,示范面积32.2万亩,平均亩产194公斤,比示范县平均亩产高37公斤;12个棉花高产创建示范片,平均单产118.5公斤?较示范县平均单产高34.4公斤。

早在在2004年以前,良种补贴均与种子品种挂钩。但2004年以来,水稻良种直补开启后,补贴方式逐渐由供种向直补转变,直至2009年,全国只有部分小麦主产区良种补贴与品种挂钩,其他作物、其他非主产区全部采用直补,直补越来越成为主导。

示范园的主要做法是,政府选定区域,推荐主导产品,提供专业人员进行良种良法推广,在验收中,只要农民按照推荐的品种种植,相当于统一品种,政府每亩再补贴10元。以此示范,带动农民主动调整品种结构、提高种植水平。

由于直补更加重视补贴农户,良种补贴也越来越偏离良种推广和良种良法配套的初衷。

这也说明了,粮食增产、粮食安全来自于对种粮基础的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