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鱼专题,云南宿松县暴毙河鲶有十分大恐怕流入镇江市面_水产快讯

安徽和县一养鱼户35万斤鲶鱼也是一夜之间死亡,在两起鲶鱼死亡事件后,和县的35万斤鲶鱼在一夜之间都死了,但是南京水产市场目前尚未流入安徽和县不明死亡鲶鱼,对鲶鱼死亡原因的第二次鉴定已改在省公安厅进行,第二次鉴定改在省公安厅进行

春节前后,在安徽和县和南京汤山各发生了一起精养鲶鱼死亡事件:大年初六,在南京汤山一处温泉鱼塘,46岁乙先生放养的30万斤鲶鱼一夜之间全部暴亡,而在稍前的1月5日,安徽和县一养鱼户35万斤鲶鱼也是一夜之间死亡,至今死亡原因不明。
和县、南京两地相距不过百里,喂养的鱼儿死亡的原因又是这般相似,会不会是气温过低,导致鱼被冻死,还是水质富营养化,缺氧而死,抑或遭人投毒被毒死?尽管和县死鱼事件已经过去已经一个多月,鉴定仍然进行中,死鱼户至今仍然没有得到一个明确而权威的官方结论。
为何都是在鲶鱼上市前,意外遭灾,目前仍是一个谜,两地死鱼事件是否有关联,也不得而知。两起死鱼事件导致经营户损失了数百万元,从关心民生、维护稳定的角度来看待这一问题,当地有关部门也应该尽快查出死鱼原因,给养鱼户一个交待。
尽快查出死鱼原因,还有利于其它养鱼户及时采取防范应对措施,避免此类悲剧再度上演,从而减少经济损失。两起死鱼事件也提醒各地渔业养殖和技术服务部门,应尽可能地为养殖户提出更多的服务和预警。
更重要的是,在南京餐饮市场,在两起鲶鱼死亡事件后,人们担心经营户销毁的不彻底,可能有被水产商贩转手出售,再通过餐馆老板的精心烹制,被就餐者消费的情形,因为其中的环节,对消费者而言是信息盲区。作为农副产品消费终端的普通市民,一旦食用变质鲶鱼,轻则引起肠胃不适,严重的可能引起食物中毒,甚至有生命危险。所以,在南京市场,已经形成了一种谈鲶色变的感觉。如果因此两起死鱼事件而影响了南京和安徽的餐饮业,则将得不偿失。
有鉴于此,呼吁当地尽快调查和公开死鱼真相。

“鲶鱼?不错,味道很好啊。”供职于新世界中心某科技公司的王先生经常在科巷附近的餐馆吃消夜,和朋友点上一锅地锅鲶鱼或者鲶鱼粉皮。实惠、好吃,一大帮子人点上一份,再要些啤酒,很是畅快。而昨天,来自和县的他听说了一条消息后,不得不亲自监督饭店老板现场拿出活鲶鱼宰杀下锅。

安徽省巢湖市和县香泉镇天邦水产养殖试验基地35万斤水养鲶鱼在一夜之间不明死亡,直接经济损失约130万元。记者昨日获悉,对鲶鱼死亡原因的第二次鉴定已改在省公安厅进行。和县警方已对该案进行刑事立案,全力展开侦破工作。

7日,安徽省和县香泉镇天邦水产养殖试验基地内约35万斤水养鲶鱼一夜之间不明死亡。基地现场,放养鲶鱼的水池内漂浮着大片大片的死鱼,臭熏熏的气味扑鼻而来。由于和县与南京相距不过70公里,不少市民担心,35万斤鲶鱼会不会有一些上了南京饭馆的餐桌?记者昨天从惠民桥水产市场等地了解到,尽管不少商贩称可以用很低的价格搞到这批死鱼,但是南京水产市场目前尚未流入安徽和县不明死亡鲶鱼。

1月5日,和县香泉镇天邦水产养殖试验基地内的工人陆续发现养殖的鲶鱼出现异常,当时死去35万斤,后又死亡1.5万斤。事件发生后,当地公安、水产、农业等有关部门迅速介入,对死去的鲶鱼和水质进行抽样和取样化验,并送芜湖市公安局鉴定部门检测。12日,和县公安部门向养殖户通报了检测结果,经鉴定,送检样品中“未检出本地区常见有毒物”,初步排除人为投毒可能。

水产批发市场谈“鲶”色变

1月15日,天邦水产养殖试验基地中鲶鱼养殖池的投资人——南京川宏水产养殖厂老总王才宏来到省公安厅寻求帮助,希望能将物证送公安部鉴定,以查明鲶鱼死因,省公安厅了解情况后迅速协调,和县公安局负责人也表示将尽快将死鱼样品送公安部鉴定。随后,第二次鉴定改在省公安厅进行。

惠民桥水产批发市场,距离和县香泉镇天邦水产养殖试验基地只有1小时车程。关于“和县死鱼”事件,除了惋惜,这里更多是不同版本的“死因”。

王才宏昨日告诉记者,1月23日,和县公安局刑侦负责人通知他第二次鉴定已有初步结果,检出了有毒物质,但具体鉴定报告还未下发,警方已立案侦查。昨日,和县公安局和刑侦部门负责人均向记者证实,当地警方确已对该案进行立案侦查,以尽快查明原因,至于二次鉴定中是否检出有毒物质,由于还未拿到鉴定报告,尚难透露。

“和县的35万斤鲶鱼在一夜之间都死了!”近日,一提到鲶鱼,惠民桥水产市场内的商家无不胆战心惊。几名在安徽境内拥有自己养殖基地的水产批发商对此表示担忧,“刚听到这事,我们都以为是缺氧死的,后来听说死了那么多,还不知道原因,多少都有点担心自己的池子。”

事发地和县承包户汪功兵向媒体介绍,这片养殖试验基地共放养着鲶鱼、罗非鱼和淡水白鲳三种鱼。放养鲶鱼的共3个大棚,每个大棚内有15个水池。去年10月,投入80万元,共22万斤半成品鲶鱼投入到水池放养,经过3个多月的生长,鲶鱼已经能捕捞上岸。当汪功兵打算6日向外出售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1月4日晚上11点,我像往常一样寻塘的时候,3个大棚一切都还正常。可是5号凌晨6点,我再次寻塘时,眼前的情景让我觉得有些不妙,每个鱼池内的鲶鱼都沉入了水底。”工人王中友表示,看到这种反常现象,他立即向承包人汪功兵汇报,并对水池内的水进行紧急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