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定州,苗木花卉基地亩收入三五万元不是新鲜事儿

变化来自土地使用权的流转和造林大户、合作社造林模式的推行,95%的廊道村庄绿化由造林大户、合作社完成,这事就发生在河北省定州市大辛庄镇农民身边,——定州市大辛庄镇苗木花卉基地见闻,这事就发生在河北省定州市大辛庄镇农民身边,——定州市大辛庄镇苗木花卉基地见闻

以美丽乡村建设、廊道绿化、花木产业发展为抓手,定州市不断创新体制机制,推进规模化造林的同时,也给村民带来了一个生态致富产业。

亩收入三五万元不是新鲜事儿

亩收入三五万元不是新鲜事儿

造林模式转变:95%的廊道村庄绿化由造林大户、合作社完成

——定州市大辛庄镇苗木花卉基地见闻

——定州市大辛庄镇苗木花卉基地见闻

近日,在京石高铁沿线的定州市南车寄村,笔者看到,许多村民正在铁路两侧绿化带里除草、整地,两侧栽有国槐、法桐、五角枫等树木。

本报记者郝凌峰通讯员杨梦来

本报记者郝凌峰通讯员杨梦来

“每天都有25人以上的管护队伍进行树木管护。”承包大户胡五长告诉笔者,全村的廊道绿化面积有428.6亩,他以每亩地每年1000元的价格全部流转下来进行绿化,2014年至今已经投入近1000万元。在栽植国槐、法桐等的同时,他还栽植了日本樱花、北美海棠、五角枫等,形成了高低搭配、色彩丰富的立体化效果。

一个农民,光靠种地,平均每天收入几百元。这不是天方夜谭,这事就发生在河北省定州市大辛庄镇农民身边。

一个农民,光靠种地,平均每天收入几百元。这不是天方夜谭,这事就发生在河北省定州市大辛庄镇农民身边。

变化来自土地使用权的流转和造林大户、合作社造林模式的推行。定州市林业局局长王建书介绍,先由村委会与造林主体签订转包合同,最后由造林主体前期垫付租金并负责造林绿化,形成以土地流转为核心,农户、村委会、造林主体三方利益紧密结合的格局,保障绿化用地需求。

4月20日,记者驱车来到定州市采访,出市区沿定安公路东行约半小时车程转入通往大辛庄镇的乡道,沿途两侧全是苗木花卉,村庄坐落在红花绿树间,道路上运输苗木的车辆川流不息。

4月20日,记者驱车来到定州市采访,出市区沿定安公路东行约半小时车程转入通往大辛庄镇的乡道,沿途两侧全是苗木花卉,村庄坐落在红花绿树间,道路上运输苗木的车辆川流不息。

流转后的土地交由造林主体统一经营,最大限度地发挥造林主体积极性。在不影响整体效果基础上,造林主体可以从生态林绿化模式、经济林绿化模式、苗木基地绿化模式三种模式中自主选择。

“老乡种的都是什么苗木?”“效益怎么样?”“这4亩多地种的都是冬青、小檗等大路货,每亩收入也就万把块钱。”东王习村村民杨立山正在自家地里刨小檗,见记者到来便停下手中的活儿,和记者热情地攀谈起来。“俺家10亩多地全都种上了苗木,还有一块种的是法桐、国槐、玉兰等大规格乔木,总共有十几个品种。到现在已卖了1万五千多块钱,平均每天收入几百元。”杨立山告诉记者,在大辛庄镇,像他这样收入的家庭再普通不过了,有的农户种植的苗木正对市场的路子,亩收入三五万元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老乡种的都是什么苗木?”“效益怎么样?”“这4亩多地种的都是冬青、小檗等大路货,每亩收入也就万把块钱。”东王习村村民杨立山正在自家地里刨小檗,见记者到来便停下手中的活儿,和记者热情地攀谈起来。“俺家10亩多地全都种上了苗木,还有一块种的是法桐、国槐、玉兰等大规格乔木,总共有十几个品种。到现在已卖了1万五千多块钱,平均每天收入几百元。”杨立山告诉记者,在大辛庄镇,像他这样收入的家庭再普通不过了,有的农户种植的苗木正对市场的路子,亩收入三五万元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为了确保规模种植,定州市对造林主体设定了门槛,种植面积不能小于100亩,或对整村的绿化进行承包,两个条件必须符合一条。去年,该市完成了新造林3.2万亩,植树175万余株,森林覆盖率提高了1.66个百分点。其中,95%的廊道、村庄绿化是由造林大户、合作社完成的。

“种了这么多苗木,能销售出去吗?”“每亩收入能有这么高吗?”带着这些疑虑,记者在该镇党委书记王学金的陪同下,到王习营、西王习、奇堡等村看了看,田地里种植着各种品种和规格的苗木,就连房前屋后、院子里也都“见缝插针”,各村大喇叭里收购苗木的广播此起彼伏,苗农在田间地头和村头忙着交易苗木,挂有北京、天津、内蒙古、山东、山西、江苏等地牌照的车辆随处可见。王学金介绍说,为了让苗木种得好、销得俏,大辛庄镇采取“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的营销模式,培育了年产值超百万元的种植大户500余家,苗木专业合作社120多个,苗木经纪人队伍6000多人,全镇具有绿化工程二级以上资质的企业12家,苗木花卉销往全国20多个省。

“种了这么多苗木,能销售出去吗?”“每亩收入能有这么高吗?”带着这些疑虑,记者在该镇党委书记王学金的陪同下,到王习营、西王习、奇堡等村看了看,田地里种植着各种品种和规格的苗木,就连房前屋后、院子里也都“见缝插针”,各村大喇叭里收购苗木的广播此起彼伏,苗农在田间地头和村头忙着交易苗木,挂有北京、天津、内蒙古、山东、山西、江苏等地牌照的车辆随处可见。王学金介绍说,为了让苗木种得好、销得俏,大辛庄镇采取“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的营销模式,培育了年产值超百万元的种植大户500余家,苗木专业合作社120多个,苗木经纪人队伍6000多人,全镇具有绿化工程二级以上资质的企业12家,苗木花卉销往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

投入机制转变:民间配套资金是政府投入的2-3倍

据了解,大辛庄镇苗木花卉种植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初,2000年之后逐步发展壮大。特别是近几年,该镇按照“调整结构、优化品质、提高档次、打响品牌、增加效益”的发展思路,通过优化布局、科技注入、打造品牌,苗木花卉形成了产业,种植面积达5万亩,拥有城市园林绿化类、城乡行道绿化类、经济林类、荒山绿化类、花卉类灌木、花卉类等多个系列1000多个品种,2000多个规格,年产各类花木12亿株,营销收入达到15.3亿元,成为华北地区最大的苗木花卉生产基地。

据了解,大辛庄镇苗木花卉种植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初,2000年之后逐步发展壮大。特别是近几年,该镇按照“调整结构、优化品质、提高档次、打响品牌、增加效益”的发展思路,通过优化布局、科技注入、打造品牌,苗木花卉形成了产业,种植面积达5万亩,拥有城市园林绿化类、城乡行道绿化类、经济林类、荒山绿化类、花卉类灌木、花卉类等多个系列1000多个品种,2000多个规格,年产各类花木12亿株,营销收入达到15.3亿元,成为华北地区最大的苗木花卉生产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