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露结构性难题,包米不经常存款和储蓄搞不下来了

矛盾焦点亦即改革重点——在粮食收储、补贴制度的改革方面,一般于每年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后召开,农业供给侧出现了一些问题,中央提出农业供给侧改革,农业供给侧出现了一些问题,中央提出农业供给侧改革

粮食库存爆满,新粮难进,老粮出不去;国产粮进仓库,进口粮进市场——这已成为当前农业领域最突出的矛盾。

近年来,我国出现粮食产量、进口量和库存量同时增加的“三量齐增”现象。粮食供给与市场需求出现结构性错位,农业供给侧出现了一些问题。

近年来,我国出现粮食产量、进口量和库存量同时增加的“三量齐增”现象。粮食供给与市场需求出现结构性错位,农业供给侧出现了一些问题。

在此背景下,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将农业供给侧改革提上日程,即改变目前生产与需求脱节、粮食流通政府收储取代市场机制的局面。2016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国务院参事、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杜鹰透露,矛盾焦点亦即改革重点——在粮食收储、补贴制度的改革方面,“市场定价、价补分离”的思路已定,并写进今年中央“一号文件”。“能不能走出去,看今年。”杜鹰日前在“清华三农论坛2016”上表示。

“中国农业农村当前面临三大问题:一是粮食等重要农产品的农业补贴收储制度亟需完善;二是农民增收面临更大的挑战和压力;三是脱贫工作已到攻坚阶段,确保实现国家2020年脱贫攻坚目标任务艰巨。”日前,在“清华三农论坛2016”上,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作出上述表示。

“中国农业农村当前面临三大问题:一是粮食等重要农产品的农业补贴收储制度亟需完善;二是农民增收面临更大的挑战和压力;三是脱贫工作已到攻坚阶段,确保实现国家2020年脱贫攻坚目标任务艰巨。”日前,在“清华三农论坛2016”上,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作出上述表示。

“清华三农论坛”是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的年度论坛,一般于每年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后召开。清华农研院于2011年底成立,由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挂帅任院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等任副院长,云集了“三农”职能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以及“农口”核心智囊。每年的“清华三农论坛”成为政策信号传递以及“三农”政策研讨的重要平台。

据了解,去年12月25日闭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中央首次提出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2016年和“十三五”时期农业农村工作指路。中央提出农业供给侧改革,是针对当前农产品供给方面出现的突出问题而作出的科学决策,包括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不完善等等问题。

据了解,去年12月25日闭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中央首次提出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2016年和“十三五”时期农业农村工作指路。中央提出农业供给侧改革,是针对当前农产品供给方面出现的突出问题而作出的科学决策,包括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不完善等等问题。

1月9日召开的“清华三农论坛2016”上,陈锡文、韩俊、杜鹰以及农业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主任倪洪兴等人,都就国内外价差、粮食收储补贴制度改革、农业结构调整等焦点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目前,我国对稻谷、小麦两大口粮品种实行最低收购价制度,对玉米实行临时收储制度,同时开展对新疆棉花、东北和内蒙古大豆的目标价格补贴试点。

目前,我国对稻谷、小麦两大口粮品种实行最低收购价制度,对玉米实行临时收储制度,同时开展对新疆棉花、东北和内蒙古大豆的目标价格补贴试点。

从决策层释放的信号来看,改革决心已下。但是,如收储补贴制度,“价格下调多少?补多少?怎么补,各部门有不同意见。”杜鹰表示。

对此,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参事杜鹰认为:“棉花的目标价格补贴试点已初见成效,价格回归市场。现在国内棉花价格为每吨13000元,进口棉花11000元,基本可以抵消掉棉花的大量进口。”

对此,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参事杜鹰认为:“棉花的目标价格补贴试点已初见成效,价格回归市场。现在国内棉花价格为每吨13000元,进口棉花11000元,基本可以抵消掉棉花的大量进口。”

而农业结构如何调整?在粮食以及畜牧业等相当多农产品中国都没有比较优势的情况下,农业要怎么走?也尚待寻找出路。

但是,从目前来看,玉米供求失衡最严重、价格矛盾最突出、产业链整体压力最大。再加上去年粮食产量又创历史新高,导致国内供需结构错位。

但是,从目前来看,玉米供求失衡最严重、价格矛盾最突出、产业链整体压力最大。再加上去年粮食产量又创历史新高,导致国内供需结构错位。

形势严峻

据介绍,自2007年实行临时收储政策以来,玉米产量增产40%。但从2008年开始,农产品成本加速上升,临时收储价格也不得不随之提高。2014年玉米收储价格已由初始0.7元上涨到1.12元,提高了60%,形成了所谓的“政策市”,导致国家粮库爆满。截至2015年11月底,东北四省的玉米库存达到历史最高点,而其中80%是按照国家厘定的临时收储价格收购进来的。

据介绍,自2007年实行临时收储政策以来,玉米产量增产40%。但从2008年开始,农产品成本加速上升,临时收储价格也不得不随之提高。2014年玉米收储价格已由初始0.7元上涨到1.12元,提高了60%,形成了所谓的“政策市”,导致国家粮库爆满。截至2015年11月底,东北四省的玉米库存达到历史最高点,而其中80%是按照国家厘定的临时收储价格收购进来的。

当前粮食矛盾最突出是玉米,玉米临时收储搞不下去了已是共识。

同时,国际市场大宗玉米价格一路下跌,国内外玉米价差拉大,进口玉米及大麦、高粱、酒槽蛋白饲料等玉米替代品严重冲击国内市场。去年11月底,玉米国内外价差每吨扩大到660元,平均每斤比国内价格低0.33元,进口量达到460万吨,临储玉米拍卖不出去,越发积压。由此导致了一系列突出矛盾和问题,比如:下游加工企业经营惨淡,粮食质量保管压力增加及财政面临潜亏风险。

同时,国际市场大宗玉米价格一路下跌,国内外玉米价差拉大,进口玉米及大麦、高粱、酒槽蛋白饲料等玉米替代品严重冲击国内市场。去年11月底,玉米国内外价差每吨扩大到660元,平均每斤比国内价格低0.33元,进口量达到460万吨,临储玉米拍卖不出去,越发积压。由此导致了一系列突出矛盾和问题,比如:下游加工企业经营惨淡,粮食质量保管压力增加及财政面临潜亏风险。

杜鹰表示,他去年到东北做了调研。到2015年11月底,东北四省的玉米库存达到历史最高点,“够全国一年的玉米消费量。”而联合国粮农组织确定的粮食库存消费比安全线是17%-18%。

中央提出,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前特别要高度重视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其中,消化过大的农产品库存量刻不容缓。

中央提出,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前特别要高度重视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其中,消化过大的农产品库存量刻不容缓。

他接着表示,这些玉米80%是按照国家厘定的临时收储价格收的。2008年以来,玉米临储价格提高了60%,产量则提高了40%,“增产玉米基本全部被国家粮库吃尽”,形成了所谓的“政策市”。目前,东北处于新粮难进、老粮出不去的状态。有三分之一老粮存放于临时仓储设施中,“陈化、变质几率、安全隐患很大”。

2015年9月,临时收储制度改革迈出了第一步,玉米临储价格首次调整,由1.12元调低到1元。虽然作为过渡性办法,但却放出临储价格可以有涨有跌的信号。

2015年9月,临时收储制度改革迈出了第一步,玉米临储价格首次调整,由1.12元调低到1元。虽然作为过渡性办法,但却放出临储价格可以有涨有跌的信号。

由于玉米大部分进了国库,国家又要求顺价销售,导致整个产业链的危局。“东北玉米加工全部惨淡经营。玉米原料成本高于加工企业可承担的。”杜鹰说。

“今年将推进粮食供给制度方面的改革,基本方向是市场定价、价补分离,并给予农民合理补贴。”陈锡文说。

“今年将推进粮食供给制度方面的改革,基本方向是市场定价、价补分离,并给予农民合理补贴。”陈锡文说。

与此同时,进口玉米及其替代品严重冲击市场。在中国玉米价格因“政策市”不断提升时,国际玉米价格却一路下滑。杜鹰表示,2015年,玉米国内外价差每吨又扩大了270元,至660元,即每斤相差3毛3分钱。粮食价格较之于“分”,这一价差可谓巨差。

杜鹰认为:“按照目前进口玉米配额内完税成本每吨1520元来算(相当于每斤0.76元),考虑到国际市场玉米价格跌破最低点可能企稳回升,玉米临储价格降到每斤0.76-0.8元之间比较合理。”

杜鹰认为:“按照目前进口玉米配额内完税成本每吨1520元来算(相当于每斤0.76元),考虑到国际市场玉米价格跌破最低点可能企稳回升,玉米临储价格降到每斤0.76-0.8元之间比较合理。”